从无人问津到网红小城:云南个旧如何实现“涅槃重生”?

  从世界锡都到资源枯竭 从无人问津到网红小城

  云南个旧如何实现“涅槃重生”?

  “个旧七层放光芒,老阴山月伴金湖。”2022年11月初,个旧博物馆一楼,一位退休的74岁云锡工人正仰头端详着锡都旧忆·影像展。照片里的“七层楼”建于1959年,曾是云南最高楼,也是个旧的骄傲。

  往后几十年间,几乎每个到个旧参观学习的人,都会在大楼前留影纪念,证明来过这座云南“小香港”。昆明人也羡慕地说,我们这里的百货大楼都没有你们的高。这是属于那一代个旧人的光辉岁月。

  1998年,经营了近40年的“七层楼”被爆破拆除。也是在这几年,个旧的大锡因滥采盗采过早枯竭。2008年,个旧市被列为国家首批资源枯竭城市之一,此后,因锡而盛的个旧如七层楼一样,开始淡出云南头部工业城市的地位。

  近年鹤岗热,“北鹤岗,南个旧”的网络热词,也让沉寂多年的世界锡都个旧以“低房价”、“四季如春”、“宜居”等标签,重新被大众认识。2020年,一位深圳外卖小哥在社交平台分享了他用7万元在个旧买了一套二手房的经历。这两年,有怕冷的江西小哥卖掉了鹤岗的房子来个旧定居,也有重庆游客在个旧团购20多套房。

  与此同时,这座因锡而兴的云南边陲小城也在思考如何摆脱对单一资源的依赖:从东南亚国家进口锡原料,并试图拉长产业链,发展其他有色金属和新材料。目前,锡产业仍是个旧的支柱产业。康养中心、锡文化产品等三产也正成为个旧未来尝试转型的方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蔡晓仪 蓝婧

  过去

  曾经的云南“小香港”随“锡”沉寂

  个旧火车站承载了三四代个旧人的记忆,也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定义了近代史范畴中的世界锡都。1910年,为了运输大锡,法国人修筑的滇越铁路在这里开通。1915年,由48名爱国厂商乡绅推动的个碧石铁路也开始动工修建。当时坊间流传一句俗语,云南铁路十八怪,不通国内通国外。

  那几年,一车车的大锡就装载在铁路上,从个旧运往越南河内和海防。一则数据显示,百年前个旧大锡出口量已占据全国90%,个旧也成为云南第二大工业城市。

  “世界锡业看中国,中国锡业看云南”也成为个旧锡产业最好的注脚。老个旧人回忆,从前的锡行街附近,曾经有锡器皿作坊十七八家,往来商贩在这里进行大宗商品交易。现在,锡行街改名为步行街,用各种字体写着锡字的牌坊下,每晚会准时响起广场舞的音乐。

  大锡产业也带动了个旧轻工产业的发展。在老一辈个旧人的记忆中,以前大桥商业区附近店号相连,木行街经营木材,川庙街卖猪肉,吉安街有照相馆、理发店和越南人开的咖啡馆,江川巷有光美园饭店、中药铺、杂货铺。那时的个旧被外界视为“云南的小香港“,“外面有的东西,个旧有;外面没有的东西,个旧也有。”

  和许多资源型枯竭型城市面临的困境类似,随着蕴藏减少,由资源带动的繁荣也难以避免地走向它的对立面。盗采滥采者涌现在城市各个角落,个旧的地表矿资源过早消失。云锡集团宣传部曾公开表示,1993年,云锡已连续几年亏损,濒临破产。许多老云锡工人的工作也因此受到影响。往后的几年,诸多矿厂继续迎来一波下岗潮。

  变革

  “低房价”、“四季如春”

  个旧房地产市场引来八方客

  个旧被国务院纳入首批国家资源枯竭型城市后,大锡少了,部分人口也随工作变动流入40公里外的新州府蒙自。从2008年开始,个旧房价开始下跌,金湖一带的湖景房现在常年维持在三四千元每平方米左右,最贵的也不超过五六千元每平方米。

  沉寂了多年后,个旧在互联网时代以“低房价”、“四季如春”、“宜居”等标签,重新走进大众的认知。个旧主城区面积不大,15分钟能步行到达绝大多数地方。

  今年三月,90年出生的河南小伙耿宾辞去了北京的外卖骑手工作,来到个旧定居。看房的第三天,耿宾就下决心买了金湖尚城的一套新房,挨着金湖的东北角,80平,两室一厅,25万元,精装带家具,拎包入住。

  这个价格和网传的7万元一套相差甚远。耿宾解释,目前个旧老城区内,宝华小区、宝华新村、德政小区等几个90年代末建成的小区仍有少数七万左右的二手房源,大多为一室一厅,45平方米左右,均价约1700元每平方米左右。

  “更多的人选择是购买新房,均价在3000至5000元每平方米左右,住得舒服。”耿宾介绍。

  来个旧近9个月,耿宾也认识了许多和他年龄相仿的“新个旧人”。他印象深刻的是,其中有一位90后江西男生因为怕冷,卖掉了鹤岗的房子来个旧定居。个旧许多住宅酒店都很少安装空调,一年四季如春,年均温度16摄氏度。“夏季,个旧会比周边城市低三四度,极限最高温29摄氏度,冬季零下温度则极少见。”

  “养老就到锡都”,个旧坐拥三个三甲医院和四季如春的气候,嗅到商机的房地产商也在多个公交站台贴出新标语。

  个旧市住建局提供给记者的一组售房数据显示,2021年有重庆人在卡房渝鑫花园组团购房20多套,每平方米均价在2400-2500元。同年还有黑龙江人来个旧买房,均价约6900元。

  个旧市发改局综合规划科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目前个旧对购买建筑面积在90㎡以下(含90㎡)、90㎡—140㎡、140㎡以上“交房即交证”房源的购房者分别奖补2万元、3万元、4万元,“这样做,是为了鼓励房地产企业对‘交房即交证’房源签订商品房交易合同降价优惠,加强政企合作,共同促进房地产产业良性回温。”

  推行产业链“链长制”

  尝试摆脱对单一资源的依赖

  时至今日,即使个旧蕴藏减少,云锡公司在全球锡产业领域依旧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一则权威数据显示,2021年,在全球精锡生产前10位的大型公司中,个旧市占了3席,其中云南锡业位列第2,云南乘风和个旧自立矿冶也分别位列第5和第10。

  云锡冶炼厂总经理助理袁海滨向记者介绍,目前冶炼厂锡原料部分源于本地尾矿,部分源于国内矿山,还有就是从东南亚进口锡矿。此外,云锡多年来也掌握着全球锡标准的制定权。

  作为世界锡都的个旧,如何逐步摆脱对单一资源的依赖,成为这座城市摸索转型的重点。目前,个旧市正推行产业链“链长制”,出台了《个旧市有色金属延链补链强链产业发展扶持办法》,通过壮大有色金属及新材料产业链,打造“采矿—选矿—冶炼—型材加工—深加工—新材料”产业链集群。

  个旧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几种有色金属中,个旧主要的铅、铜、锡、锌、铝等每年总产出约70万吨,为下游产业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单单锡产出每年就12万吨左右,占世界总产量的六分之一,地位举足轻重。”

  新材料产业链初具规模。截止到2022年10月,全市共有4条产业链8条子链,各类项目共108个,估算总投资500.083亿元,包括云南华鼎废渣综合回收利用、惠丰铜业年产4万吨铜杆、惠铜新材料年产1万吨高档电解铜箔等项目。

  民营企业成为个旧经济转型的主力。上述负责人介绍,截止到2021年年底,个旧市共有工业企业585户,其中规上企业(年主营收入2000万元以上)90家,有50多家均为民营企业非公经济,产值约占4成。在2021年个旧工业增加值中,非公有工业增加值贡献率为38.3%。

  由于资源、技术、文化等因素,锡产业目前仍是个旧的传统支柱产业。个旧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90家规上企业中,从事有色金属行业的就有50多家,占规上企业的60%,涉及采矿、选矿、冶炼、精深加工、锡工艺品等产业。“其中锡产业又占有色金属产业的一半,大概20多家。”

  未来

  吸引到年轻人的个旧

  如何才能更好地留住人

  “辉煌过去了,个旧的现在和未来应该怎么走?”这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赖庆国和无数个旧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坐落在大屯新区的红河个旧锡文化创意产业园是赖庆国11年前回个旧投资筹建的,也被外界视为个旧城市升级转型的另一个例证。

  上世纪80年代,个旧成立了锡花工艺美术厂,召集一批老手艺人生产教学,时年16岁半的赖庆国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厂里当学徒。上世纪90年代前期,他率团队打破国内锡制品的评判标准,手下的锡材也出现了黑白灰等不同明暗度及多层次变幻的机理和斑块,闪烁着如曜石发出的奇幻星光。一种面目全新的锡制品——斑锡在他们手中诞生。他的作品吉象系列也被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如今的赖庆国,是斑锡龙品牌创始人,也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锡器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个旧的锡文化创意产业园,他带领的团队已经有锡工艺技师30多名,“基本都是从年轻人培养起来的。”他的尝试和魄力,也为这座小城翻新着锡文化,独创品牌“斑锡龙”在近几年发展成为行业排行第一的品牌,主要外销以及销往沿海发达地区。

  另一方面,和所有资源枯竭型城市类似,个旧曾经以牺牲环境代价换资源,生态环境的整治尤为重要。

  近两年,依托良好的生态资源和独特的民俗人文风情,通过当地招商引资,洼居美术馆、康养小区、博泰文创基地、开心农场等项目应运而生,“6年前我接手时,村集体经济还是负数。”戈贾社区哨冲村李书记回忆,如今哨冲已经逆势完成几倍的增长。

  吸引到年轻人的个旧,如何才能更好地留住人?河北小伙耿宾来个旧后,先做了3个月的老本行“外卖骑手”,每个月能拿4000多元,后辞职以直播为生。和他一样的外地人在个旧,或是已经财务自由,或是从事自由职业,不受工作地点约束,给一张桌子、一根网线就能从事直播电竞。

  个旧因锡而生,因锡而立,也曾因锡而盛。赖庆国期待,未来个旧可以再一次因锡而盛。(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