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博主的短视频成乡村振兴“新农具”

  “流量就像是一阵风,有风我能轻松点,风过去了我还是会坚持走自己的路。”还记得那位因为“背景太假”走红却保持“人间清醒”的90后小伙儿刘元杰吗?去年,他通过直播为新疆尉犁县特产“代言带货”,让当地蜂蜜和黑枸杞供不应求,帮很多蜂农解决了销售难题。

  最近,他再次“出圈”,不仅是因为当选了尉犁县政协委员,还因为在不久前的快手“村播计划”启动会上,他作为“幸福乡村带头人”代表再次站在了媒体的聚光灯下。

  都说短视频博主各有各的红法,潮水退去时又各有各的尴尬。“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刘元杰大概也知道短视频行业里这条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即便两个月卖了800多万元的新疆特产,他也能保持清醒,在流量鼎盛时说出上面的话。

  然而,今年的刘元杰却自信满满地提出一个“小目标”——2023年直播销售额1亿元。

  底气从哪里来?“村播计划”启动会上,刘元杰说,快手为其提供的不光是流量的扶持,还包括货品和资源方面的对接。现在,尉犁县的直播基地正在建设,他想要帮助尉犁县甚至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培养一批优质网络主播。

  刘元杰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流量青睐的乡村短视频博主。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持续推进,在直播和短视频平台,越来越多的镜头对准了乡村。“土到极致便成洋”——乡村主题成为短视频创作的潮流,乡村主题展现出的乡间美景、乡土人情、乡土记忆不仅成为博主们的“流量密码”,更成为带动当地农产品销售、产业发展的“致富密码”。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21年,我国农村网络零售额从0.18万亿元增长到2.05万亿元。某平台的数据则显示,乡村短视频创作者中一半以上为返乡创业青年。

  去年5月,中办、国办印发的《乡村建设行动实施方案》指出,要推进数字技术与农村生产生活深度融合,持续开展数字乡村试点。去年底,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与共青团中央青年发展部印发通知,联合开展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农村青年主播”培育工作。

  市场和政策的双重认可,让数字时代的乡村主题短视频越来越超越了单纯的娱乐审美意义,已经成为促进乡村振兴的“新农具”,助力乡村致富的“新农资”。各地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村播计划”中,除了快手投入30亿流量扶持外,还有10省市政府参与联动,结合乡村振兴系列IP,从主播培训、区域合作、流量扶持及主播运营等方面发起线上线下活动,引入、培育和扶持一批农村优质主播,并重点关注中小主播成长。

  有了这些加持,刘元杰的“小目标”并非无源之水,乡村短视频博主们也能期待一个更加确定的未来。我们更有理由相信短视频博主们的那些乡村视频,不仅仅能让人“上头”,还可以将个人发展与乡村发展纳入协同进步的路径,成为乡村全面振兴的一股关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