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糊综”的春天?优质艺人与深度内容的春天!

  ■本报记者 黄启哲

  穿越“影视寒冬”,2022年的国产综艺在坚守与突围中,努力探求触达大众心灵的多样化视听表达。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播出综艺超过290部。而在这之中,网友评分8.0分以上的作品达到28部,与2021年基本持平。

  文化类节目中,“国家队”全面开花,中央电视台在《经典咏流传》《典籍里的中国》《中国诗词大会》等王牌节目基础上,推出聚焦戏曲的《拿手好戏》与传播千古名画的《诗画中国》。而各大卫视与平台制作的“综N代”《中国好声音2022》、《我们的歌》第四季、《奔跑吧》第六季、《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等则在音乐、户外竞技、喜剧等各赛道持续发力。而更令人惊喜的是,以《快乐再出发》为代表的一批小成本综艺凭借创作者与参演嘉宾的真诚与用心,在竞争日益激烈、所谓“头部”扎堆的综艺市场冲出重围。节目实现商业价值与话题热度的“双赢”之余,也让观众收获不少欢笑与感动。也正是这样无绚丽舞台、无流量明星、无炒作冲突的节目“爆火”,引发业界思考:与其一窝蜂复制“大制作+大明星”撬动大赞助的爆款路径、寻找夺人眼球的噱头模式,不妨回归创作本身,寻找能够带来正能量与人文情怀的参与嘉宾,依靠悉心开发、反复打磨的内容,赢得观众发自内心认可的有价值流量。

  “小糊综”超车大制作:人与人的真情就是核心竞争力

  要说2022年综艺的最大亮点,莫过于《闪亮的日子》《欢迎来到蘑菇屋》《快乐再出发》《名侦探学院》等一批小制作、小切口的综艺“跑赢”大制作、大舞台实现弯道超车。尤其是《快乐再出发》第一、二季分别获得9.6分和9.5分网友评分,成为2022年度评分最高综艺冠亚军。而超过25万人打出的9.6分,也是近五年来,娱乐类综艺所能触达的口碑“天花板”。

  某种程度上,《快乐再出发》这匹综艺“黑马”算是综N代王牌节目的“衍生产品”——从嘉宾到主创再到幕后制作公司,无一不是从大节目“孵化”而来,因参与《向往的生活》衍生节目《欢迎来到蘑菇屋》自嘲表现引发网络讨论,2007年《快乐男声》选手陈楚生、陆虎、苏醒、王栎鑫、王铮亮、张远,在新人导演的带领下,靠着百万元投资,做出了这档“现象级”综艺。现在回头看,这档节目的模式,并未跳脱当下户外旅行真人秀的已有套路——“穷游”,明星嘉宾需要依靠玩游戏做任务换取旅途中的生活费。然而,六个年届不惑的“老男孩”却把这套旧模式玩出了新花样。为了赚取节目中的生活费,六人不计形象认真做了一天网络剧的群众演员;为了能在节目中为各自的原创歌曲推广,他们淋着雨在海边临时搭的帐篷下完成了一场“演唱会”……《快乐再出发》的爆红印证了,一档“爆款”综艺的核心竞争力不在于模式如何新奇、不在于如何包装立意,不在于如何制造冲突夺人眼球,而在于人——不管是镜头前的明星嘉宾,还是幕后的工作人员,都应以真诚与用心赢得观众。

  “小糊综”的走红,也是观众对于当下一些真人秀里明星不是无聊敷衍就是恶意剪辑作秀的一种厌倦。不管是《闪亮的日子》闯入演艺新人的“出租屋”,记录他们为梦想奋斗的好笑与热血;还是《朝阳打歌中心》把录影棚“盒子”交由歌手演绎原创新作;抑或是《名侦探学院》第五季中的学员为了推理游戏彻夜未眠的认真劲儿,能够赢得人心,归根结底是靠其流淌在镜头真实记录之下的美好与感动。

  “综N代”的“冰”与“火”:如何珍视长青节目的品牌价值

  “小糊综”综艺异军突起的另一边,是2022年所谓的“综N代”——即老牌“头部”综艺节目的依旧强势。上半年,户外明星真人秀《奔跑吧》与《向往的生活》均迎来第六季;入夏,《中国好声音2022》走过第11个年头,迎来刘德华助阵;《乘风破浪》与《披荆斩棘》的“哥哥姐姐”们接力播出过程中,《这!就是街舞》第五季如约而至。此外,《脱口秀大会》第五季与《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则作为喜剧节目进一步关注现实生活,致力于让观众在笑过之后也收获感动或思考。这些强势“综N代”面前,《声生不息·港乐季》《时光音乐会》《来看我们的演唱会》等尽管已有差异化竞争意识并取得不错成绩,但尚未形成与之分庭抗礼的力量。然而,“综N代”自带热度流量加持,依旧占据收视、话题榜单前列的同时,也背负观众更高的期待,不管是流量还是热度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趋势。当前,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观众与现象级综艺的“蜜月期”正越来越短。

  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横空出世”,将女团唱跳赛制置于一群30岁以上的成熟女性艺人之中,凭借励志热血的节目调性与绚烂精彩的舞台呈现,很快成为当年的现象级综艺。行至2022年,播至第三季更名《乘风破浪》,少了“姐姐”二字的节目,参演艺人所属的领域更广泛、舞台实力也更为出色。值得肯定的是,节目一定程度上修正了第一季在幕后训练中刻意制造矛盾冲突的做法,凸显艺人间惺惺相惜的温暖情感。

  “男版”的同类型节目《披荆斩棘》局面同样如此。两档节目都诞生了所谓“高光时刻”,比如王心凌演唱《爱你》与苏有朋演唱《青苹果乐园》的初舞台,着实掀起全民翻唱的“怀旧”风潮。此后,一场又一场的公演无论是音乐编曲、舞蹈编排还是舞美制作,都已然达到综艺最顶尖的呈现,这让网友频频直呼“经费在燃烧”。

  不过,阵容与制作的升级,却没能带来超越第一季的火爆程度。作为唱跳类舞台节目,资深艺人“刷脸”带来的热度并不持续,如何激励他们创作呈现更具有时代感的作品,或许能为节目带来新的活力。

  虽赛道不同,但《脱口秀大会》第五季与《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两档喜剧综艺热度高企,同时也面临各自的挑战。前者播出伊始,就遭遇“公司内部梗”太多、“领笑员”明星不专业、赛制有漏洞等问题,引发巨大的争议。尽管观众能够从来自各行各业的选手身上,看到节目组努力拓宽节目呈现、引领正向价值的努力,但最终勉强“及格”的观众评分已经在倒逼主创思索——在成功推广脱口秀这一文艺舶来品样式、打造一批脱口秀明星实现商业价值变现之后,如何令其艺术性与价值导向更上一个台阶。相较之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还未真正踏入“综N代”行列,第二季8.1分的网络评分仍属高分行列,也成功将“少爷和我”“胖达人”等喜剧新组合推到大众视野之中。不过,已有部分观众提醒,若要呵护好这一优质IP,就要在培植喜剧表演力量的同时,进一步充实创作班底,才是锁定观众“笑点”的关键所在。

  “综N代”话题度与口碑不及节目诞生之初,是否意味着其“生命周期”就此终结?倒也未必。在网络话题里“遇冷”的老牌综艺,未必不拥有深厚火热的电视观众基础。就拿已经播出11年的《中国好声音》来说。尽管在音乐类综艺百花齐放、制作投入越发高企的当下,曾经的这档节目热度口碑不及当年已是不争的事实——最新一季网友评分仅4.1分。然而,横向比较同档期播出的电视台节目,其收视率仍多次跻身同期一、二名。有评论分析,这与观众群体的割裂有关,相比于当下主打网络市场、年轻受众的音乐类综艺,没有收看门槛的《中国好声音》主打“合家欢”的电视观众。同样的“冰”与“火”共存局面也发生在《奔跑吧》《向往的生活》等节目身上。这其中,主创嘉宾班底更迭与版权归属纠纷等带来的阵痛原因有之,但更迫切的问题是——当前分众化市场背景下,要想重现“全民级”综艺神话,须依靠持续创新来弥合不同年龄层受众间的缝隙。

  挥别恋综的“一地鸡毛”,见证普通人在职场闪闪发光

  素人综艺,即聚焦普通人的节目,近些年渐成综艺的中坚品类。而面对明星真人秀已显现疲态的当下,素人综艺也成为当前市场的一种有力补充。相比于此前将制作重心更多放在恋爱题材的做法,2022年素人恋综热明显降温。与之相对应的是一批聚焦各行各业的职场观察类真人秀势头稳步走高。透过年轻人以实习生初入职场的模式,展现律师、建筑师、法医、投资人等各职业的艰辛与荣光。

  素人恋综热降温,与多数节目的情感议题呈现肤浅单一有关。不管身份如何转变——《没谈过恋爱的我》鼓励无恋爱经验年轻人追逐爱情;不管玩法如何变化——《喜欢你我也是》把单身男女送上岛屿打开度假模式,但本质上还是在高颜值青年陌生男女的社交层面兜兜转转。甚至,一些节目还屡屡传出参演素人的负面新闻。相较之下,一档聚焦离婚男女寻爱的《春日迟迟再出发》反而赢得观众好评。延续同一主创班底《再见爱人》的节目调性,《春日迟迟再出发》进一步扩大了情感议题的范畴,围绕中年人生追求、原生家庭等衍生话题展开深入探讨。相比于个别情感综艺中“观察室嘉宾”的情绪性观点输出,《春日迟迟再出发》中的观察室嘉宾不管是学者还是明星,都有着相对敏锐的洞察力与理性深入的剖析,从而使得节目中引人思考的“金句”不断。

  恋综之路越走越窄,职场真人秀却呈现广阔蓝海。作为较早引进韩国职场新人真人秀《新职员诞生记:好人》的《令人心动的offer》,在第四季选择聚焦建筑师。相比早前执着在年轻男女中炮制恋爱氛围的偶像剧制作逻辑,节目组似乎意识到,行业普及的社会意义、尤其是对行业怀抱梦想的年轻人更具有启迪与引领性。从乡村适老化建筑到独处友好社区,考核课题更具人文关怀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当下建筑设计关注少数群体个性化需求的一大趋势。另一档《初入职场的我们·法医季》则将目光投射到更为冷门小众的行业。比起其他选手优秀的履历,节目中一位大专护士向琴琴引发观众强烈共鸣——家境清寒学业受阻,她为逐心中的法医梦,入职殡葬业的同时自学法医学相关知识。尽管没能在节目中拿到工作机会,可她的努力与坚韧却鼓舞不少人,也因节目得以结识全国知名法医专家,有机会得到进一步的专业训练。正是对于行业与追梦人的用心刻画,使这档节目一改2021年反响不佳的窘境,获得8.2分的观众评分。

  当然,呈现普通人工作生活的综艺目前还主要集中于“新人实习竞争工作机会”的单一创作模式,在嘉宾选择上,尚未完全摆脱对于明星嘉宾的依赖。如何更好地展现普通人在平凡岗位、家庭中的奋斗的模样,引发更广泛大众的共鸣,不仅是综艺人的使命所在,或许也将成为撬动综艺发展迈向全新阶段的一个重要支点。

  《文汇报》2023年1月3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