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浙江乡村2022故事:面貌“换新” 希望“上新”

  杭州12月31日电 (记者 谢盼盼 王题题)“一幅画,一栋房,一亩田,坐在家中就挣钱。”浙江杭州市淳安县梓桐镇通过书画产业带动乡村共富的实践经验声名远播。

  牛栏与咖啡、传统与现代、艺术与经济、艺术家与村民,梓桐镇农民走上了一条与其他乡村发展截然不同的更时尚、更现代的美育文化促共富之路。在浙江,梓桐镇走上文化共富路绝非个例,还是浙江文旅发展带动共同富裕的一个缩影。

  田野、古村、老屋、书房、美食、文创……近者悦,远者来,在浙江,文旅赋能共同富裕正开创出欣欣向荣的“蝶变空间”。

丽水松阳的先锋书店陈家铺平民书局 侯博文 摄
丽水松阳的先锋书店陈家铺平民书局 侯博文 摄

  乡村有了“新面貌”

  近年来,从乡村观光到乡村休闲再到乡村旅居,从美丽生态到美好经济再到美满生活,从先行先富到带动后富再到共享共富,浙江乡村迎来“新面貌”,浙江乡村旅游正在共同富裕的大道上加速奔跑。

  以杭州市临安区指南村为例。

  指南村素有“华东最美古村落”“杭州赏秋第一村”的美誉。这里的村民很早就吃上了“旅游饭”。只是指南村只有红叶这个核心旅游产品,一年四季只旺一季,当地村民普遍存在“一季吃饱饿三季”的忧虑。

  直到运营师周静秋的出现,才扭转了“一季旺”的局面,实现了“旺四季”。在指南村的这两年,周静秋一手引项目,一手办活动,扶持鼓励村民经营可供游客体验的打麻糍项目,以体验促销售。

  如今,麻糍在指南村已成为一个产业,经营户几乎每天都打麻糍。比如年近六旬的村民程林妹经营的“林妹妹麻糍”日销售额最多时能超过6000元(人民币,下同),一年营收近70万元。

  不仅如此,周静秋团队投资开发的“富美太湖源”智慧系统,将指南村农家乐业主纳入其中,通过游客在该系统内进行交易的笔数给农家乐业主现金返利的形式,促进村民增收。

  “乡村旅游是最大的富民产业之一。”金华市磐安县安文街道党工委书记傅圣阳特别有感受。

  在此前,花溪村房屋主要是泥坯房。为了和花溪景区风貌相协调,且更好地推动村民致富,花溪村以“景村融合”为目标开始了整村改造。

  为此,该街道组织部分村民前往莫干山裸心谷、长兴水口村等地了解其乡村旅游发展模式,引导村民在办民宿、农家乐等时要注重品质、舒适度以及游客体验感。

  “村民通过办民宿、农家乐使经济收入有明显增长。村里经营民宿的农户,最高收入是一百三十多万元,最低的也有二十多万元,已超过很多外出打工村民的年收入了。”傅圣阳说,让村民实现了在“家门口”赏美景、增收入。

丽水遂昌的仙侠云居民宿窗外风光 王题题 摄
丽水遂昌的仙侠云居民宿窗外风光 王题题 摄

  乡村有了“文化味”

  乡村旅游,被认为是拉动乡村经济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的引擎。

  实现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既包括乡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也包括乡村文化文明的繁荣兴盛,既要物质富裕,也要精神富有。

  人称“玉米姐姐”的蒋小琴,今年已经44岁了,她是杭州市淳安县梓桐镇杜井村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在前两年上海宝库艺术长廊举办的拍卖会上,她的处女作油画《玉米》经过30轮竞拍,最终以7500元成交。

  一幅画能成为世界名作,也能成为推动乡村文旅发展助力共同富裕的“敲门砖”。杭州市淳安县梓桐镇通过书画产业带动乡村共富的实践经验声名远播。

  蒋小琴的故事不是个案,梓桐镇走上文化共富路也非偶然。这只是浙江文旅发展带动共同富裕的一个缩影。

  而在丽水松阳的古村落陈家铺村,因为礼堂开了一家书店爆得大名。

  松阳陈家铺,坐落于海拔850余米的悬崖,常年云雾缭绕,因村庄独特的选址与阶梯式的布局,形成了“崖居”奇观。很多人来陈家铺,都是为了一座悬崖上的书店——先锋书店陈家铺平民书局。

  平民书局由村民礼堂旧址改造而来,如今成为热门旅游打卡地之一,闻名而来的人们来到书店买书,也买当地的文创产品,或寻找最美的景色或角落拍照,或买一张明信片寄给自己或朋友,是情怀,是纪念,更是回忆。而当地村民,也会来书局看看书。

  将乡村文化的挖掘和转化利用融入乡村旅游全过程,让人们“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然选择,也是美满生活的应有之义。

  近年来,浙江始终坚持走好乡村文化振兴之路。如大力实施文化惠民工程,推动高质量文化资源下沉;加快推动公共文化服务高水平均等共享,实现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和村(社区)文化服务中心全覆盖;全面开展文化和旅游资源普查,实施文化基因解码工程,积极打造乡村博物馆等文化场馆,描绘浙江乡村文化基因图谱,不断提升乡村的文化软实力。

临安洪村森活家,由老白团队将当地闲置房屋改造而成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 供图
临安洪村森活家,由老白团队将当地闲置房屋改造而成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 供图

  乡村有了“新希望”

  自2020年始,新冠疫情已是第三年,依靠市场人流量“过活”的浙江乡村文旅人也坚守三年。

  在他们的坚守之下,浙江文旅行业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如浙江省乡村旅游发展走在中国前列,为乡村旅游的高质量发展贡献了浙江标准、塑造了浙江标杆、打响了浙江品牌、探索了浙江模式。

  如今,伴随防控优化措施及跨省游和文旅业新版防疫指南逐步落地,曾在疫情暴发时“首当其冲”的旅游业开始释放积极信号,让处于爬坡过坎过程中的文旅行业嗅到“春天”的气息。

  浙江遂昌仙侠云居民宿主理人王红宇告诉记者,该民宿在疫情防控期间,也曾经历“闭门”多时的惨淡时光。目前,他要趁着当下淡季,将民宿修炼“内功”转型升级,打造成可避暑、露营、观星的2.0版民宿体验基地,迎接明年五一假期的旅游热。

  临安洪村的乡村运营师老白也向记者袒露,他的信心。

  随着疫情防控的优化调整,现在的老白马不停蹄地参与洪村的乡村运营中:村里创意农园即将开业,风笑岭村落景区在加紧施工,数字诗词博物馆即将立项……

  在他的构想中,洪村还会迎来一条自己的特色旅游线路:早上去径山寺游玩、吃斋饭;下午下山,可以去喝个咖啡,也可以在露营地开展亲子活动;傍晚看个露天电影,或者参加篝火晚会,或是躺在帐篷里看星星。

  老白相信,随着疫情平稳后,春节后的游客数量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明年一定比今年好。”

  旅游业是“脆弱”行业,一遇疫情可以停摆,同时又能“春风吹又生”。

  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陈广胜表示,文旅工作做好了,将对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起到有力的杠杆作用。浙江要努力撬动乡村旅游蕴藏着的巨大发展空间,以创新创意为制胜之道、以共融共生为必由之路、以品质品位为竞争之基、以运营经营为关键之招、以共建共享为活力之本、以乡愁乡韵为发展之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