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机构去年收63张罚单 其中6张均超千万元

  本报记者 李 冰

  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2022年支付机构共收到63张罚单。从处罚内容来看,反洗钱是“重灾区”。同时,双罚制成为常态,监管对违规机构相关责任人的处罚力度正在加大,有机构相关责任人罕见收到百万元级别罚单。对于2023年监管重点方向及趋势方面,业界普遍认为,防风险、严治理是主基调,反洗钱仍是监管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央行对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联商务”)开出了6516万元巨额罚单,刷新了去年支付机构被处罚金最高纪录。

  6张罚单均超千万元

  综合来看,2022年,支付机构收到6张超千万元罚单。

  2022年12月30日,央行开出了巨额罚单,银联商务被警告并没收违法所得15.72万元,罚款6516万元。同时,4名银联商务时任相关责任人一并受罚。

  针对此次处罚,银联商务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回应称,“本次处罚是央行在2020年对银联商务2019年执行支付结算、反洗钱、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规定情况存在的问题所作出的相应处罚。公司于2021年10月份向人民银行上报整改报告,已全面完成整改工作,同步完善了相关业务的长效管理机制。”

  除银联商务收到千万元以上巨额罚单外,去年1月份,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因4项违法行为,被处以罚款1004万元;去年3月份,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因4项违法行为被央行罚款2245万元;去年9月份,钱袋宝支付因违法违规行为被央行营业管理部警告,并处罚款1165万元;去年11月份,联动优势因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被罚款1095万元;去年11月份,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因未落实防范电信诈骗风险相关要求等违规行为,罚没合计6489万元。

  针对2022年支付机构被处罚的情况,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大多数支付机构违法类型具有一定的行业普遍性。合规问题背后,一方面与行业竞争压力增大,支付公司的内控漏洞有关;另一方面也反映监管对合规性的要求更加严格和深入。

  “对拥有大量真实商户的收单机构来说,如何在现有条件下,治理反洗钱顽疾是需要机构重视的问题。”博通咨询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客观来看,支付机构在执行反洗钱相关规定过程中会存在一定的现实困难。非银行支付机构尤其是线下收单机构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未来仍需对商户的线下巡检加强合规力度。

  反洗钱是监管重点

  从2022年支付机构罚单情况来看,支付机构违规情形大多包含:违反支付清算管理相关规定、违反账户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其中,从被罚频率和处罚金额来看,反洗钱是“重灾区”。

  王蓬博称,2022年支付机构罚单呈现三方面特点:

  一是处罚种类场景范围在增加,并向着支付全流程纵深的合规监管演进,合规要求已经渗透至支付业务的全流程之中。

  二是行业严监管持续,反洗钱和商户管理违规是监管重点领域。

  三是金额较大罚单往往代表性质较为严重,监管思路呈现对违规问题持零容忍态度。

  值得关注的趋势是,双罚制正成为支付机构罚单的常态,甚至有机构相关责任人收到百万元罚单。比如,2022年4月份,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多项违规行为被罚,2位相关负责人被警告并处以100万元罚款。

  对于2023年支付机构监管重点方向,中国支付产业网创始人刘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支付机构在2023年应尤其注重反洗钱领域合规情况,安排资源加大投入。另外,反诈骗领域也应引起重视。”

  于百程表示,“2022年央行提出加快《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的立法,2023年有望落地并对行业监管产生重要影响。《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对于支付牌照提出采取分级管理措施,多次被罚会降低分类评级结果,甚至被暂停业务直至吊销《支付业务许可证》。因此,合规仍是2023年支付机构经营发展的重点。”

  王蓬博称,从统计数据来看,反洗钱和未落实商户实名制以及不符合结算管理要求是2022年罚单中被处罚的主要内容。“随着个人信息保护法以及反电信网络诈骗相关法规落地实施,预计未来此类处罚力度也将从严。”(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