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牙集采成功,“望牙兴叹”当休矣

  秋实

  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与集采前中位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5%;全国近1.8万家医疗机构参与集采,采购需求量达287万套……1月11日,口腔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在四川开标,产生拟中选结果,拟中选产品公示后将发布正式中选结果。(1月12日《新华每日电讯》)

  这次由国家医保局指导和协调、四川省医保局牵头的省际采购联盟集采,其难度之大、时间跨度之长、过程之艰辛,远超其他药品与耗材集采。早在2021年年底,四川省发布《关于开展部分口腔类高值医用耗材产品信息采集工作的通知》,吹响了种植牙集采的号角。2022年,多地全面开展种植牙价格调查,把种植牙“贵在哪”摸清楚,此后又确定价格调控目标,推出“技耗分离”降价举措。这些工作为种植牙集采所独有,“史上最难集采”取得如此成效,殊为不易。

  集采产品中选结果仅是第一步,在将来执行的过程中,还有一些难题需要克服。种植牙集采之所以难,与种植牙市场化程度高,民营医疗机构约占80%的市场份额有很大关系。取消耗材加成、对医疗服务收费实施限价,通常只针对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医疗机构参与集采多凭自愿,服务价格也实行市场调节。如果不能动员更多民营医疗机构参加集采,市场整体降价趋势就无法形成。目前虽然有足够多的民营医疗机构参与其中,但毕竟民营医疗机构仍然可以对耗材加成,并自行确定服务收费,这些都增加了执行的难度。

  尤其要看到,种植牙耗材市场竞争不够充分,降价的持续性面临挑战。比如国产耗材虽然这次也有中标,但种植牙耗材市场的主要份额,仍然被几家知名国际企业所占有,假如不培育起足够的市场竞争力量,将来价格反弹的可能性也就不能被排除。此外,当前种植牙没有纳入医保目录,医保部门的采购数量难以确保,一方面会影响到企业以量换价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则由于企业不能确保足够的市场供应,耗材保供充满变数。这些问题,都需要在集采结果执行过程中密切关注并及时化解。

  更为关键的是,种植牙价格构成复杂,不仅耗材十分昂贵,医疗服务价格也同样昂贵。倘若技术与耗材混合在一起笼统降价,就容易顾此失彼。为此,国家医疗保障局曾明确,要将三级公立医院种植牙医疗服务部分的价格调控目标确定为4500元。只有耗材和医疗服务价格同步降低,且各自实现自身降价目标,方能避免按下耗材价格的“葫芦”、浮起医疗服务价格的“瓢”。不过,医疗服务价格难降涉及种植牙专业人才短缺等问题,化解人才难题道阻且长,仍需作出艰苦努力。

  “一口牙值县城一套房”等现象已广受诟病,民众普遍期望可以不再“望牙兴叹”。万事开头难,不管将来还有多少困难需要克服,这次集采无疑迈出种植牙价格治理的关键一步,社会对此应该有乐观的预期。期待这一好势头能够持续保持下去,进而让“种牙自由”的时代早日到来,“不种牙牙痛,种牙心痛”也不再成为患者的两难选择。